人工智能+5G:时代抛弃你,连个招呼都不打?

 

通信网络是人工智能爆发的基础,人工智能将大幅提升通信网络能力。

 

人工智能将在5G时代发挥关键作用,以适应网络高效性和复杂性。

 

如果不利用好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,运营商就没有未来。

 

 …

 

这是最近电信业内发出的一些声音。

 

5G、人工智能和物联网,正在时代的路口交汇,注定会携手同行,开启一场通信变革。

 

人工智能+5G

网络自下而上的天然融合

 

5G要从“人的连接”扩展到“万物互联”,从网络技术到应用场景都将发生变化,但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 

5G将史无前例地改变网络上行流量。

 

首先,5G让网络上行速率得到空前提升

 

传统网络偏重于下行速率,传统终端也主要用于下载数据,5G上行速率的空前提升将再次改变人类的通信方式,也必将引发一场终端变革。

 

其次,5G物联网时代与互联网时代的本质区别在于数据传送的方向不同

 

互联网是一个内容交付网络,本质上是从中心向大众传送内容(比如视频);而物联网恰恰相反,它由外而内地从边缘引入海量数据。

 

在5G时代,无论是“人的连接”,还是“万物互联”,都将自下而上地产生海量数据。

 

人工智能通过收集海量数据,从数据中自动识别、学习模式和规则,并代替人工来预测趋势、执行策略。它本质上是自下而上的数据驱动,靠海量数据不断“喂食”来产出最大价值。

 

显然,5G和人工智能在路径上是一致的,5G网络及其产生的海量数据是人工智能的基础支撑。同时,5G也迫切需要人工智能。

 

 

人工智能+5G

解决网络复杂性的必备良药

 

未来的电信网络面临着各种复杂性挑战,迫切需要引入人工智能。

 

5G万物互联产生的海量数据是复杂的,其中很多还是无价值的,靠人力完全无法应付,需人工智能来清洗和分析。

 

5G网络本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,需要人工智能来理清逻辑和秩序,使能网络自动化,降低运维成本。

 

 

移动网络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,据统计,2G基站参数仅有500个,3G基站1500个,到了4G时代,每个基站的参数接近3500个,5G参数将更多,而这仅是无线接入网部分而已。

 

5G是一个大融合时代,多种无线接入技术融合,固移融合,IT和CT融合,传统网络和新型网络融合,大融合之下带来的网络复杂性不言而喻。

 

网络复杂性带来的是高企的运维成本和风险。随着网络规模不断扩大,网络投资居高不下,在量收剪刀差的压力下,通过自动化网络来降低运维成本成为运营商的必然选择。

 

同时,5G要拥抱垂直领域,垂直领域对网络高可靠、高稳定性有着强需求,一旦人工操作失误将带来巨额经济损失。

 

有人说,5G时代运营商将重建护城河,因为网络太复杂,令攻城者只能望而兴叹。

 

这是一个悲伤的笑话,但5G加上人工智能,也许真能让运营商重建护城河,重回产业链的核心地位。

 

 

人工智能+5G

网络重构的绝佳搭配

 

运营商正在基于SDN/NFV重构未来电信网络。NFV/SDN解耦了传统专用电信设备、打通了网络烟囱式的构架,使能网络更加灵活敏捷,这注定了未来网络部署将工作于高度动态的环境之下,以至于靠人力来决策和操作根本无力满足其动态性和敏捷性,因此,需要加持人工智能的闭环自治系统和无缝的互操作性,来实时响应网络事件和服务需求。

 

NFV本身也带来了网络的复杂性,传统运维方式也是无法适应的。

 

举个例子:

 

众所周知,今天的网络无论是告警、性能指标,还是网络参数,都和网络特定的硬件设备相关的。这是因为,传统电信设备在软硬件上紧耦合,逻辑网络配置和物理硬件之间具有固定的映射关系。

 

得益于传统电信设备的软硬件紧耦合关系,运维人员可以通过网络配置拓扑、告警来源、事件报告、性能指标等快速定位故障和分析网络指标。

 

但对于5G虚拟化网络,一切都变了。

 

在NFV的世界里,逻辑世界和物理世界分离,网络资源通过软件的方式创建,只要通用服务器作为硬件准备就绪,就可以随时通过增加或减少虚拟机的数量来配置“网元”。

 

换言之,逻辑网络配置与物理硬件没有固定关系,网络功能服务由多个虚拟化逻辑资源组成,它可能会在不同的硬件上配置相同的服务,也可能在相同的硬件上配置不同的服务。

 

这就是NFV带来的复杂性,若依靠传统运维工程师的经验和技能,难以在松散的环境下进行快速和准确的问题分析和定位。

 

应运而生的是大数据+人工智能的服务监控系统,即通过收集海量的、多维的网络数据,通过人工智能快速地、精准地分析、决策,从此告别被动运维时代,真正实现主动式的、以用户感知为中心的网络运维,乃至形成闭环系统,进入自动化运维时代。

 

面向5G时代,人工智能潮头袭来。在电信领域,从设备商、运营商到终端商,无一不在为人工智能摩拳擦掌。

 

有句话讲,时代要抛弃我们,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。传统通信人真的会成为时代的牺牲品吗?

 

至少再见总是要说一声吧。

 

电信业要应用好人工智能,至少面临两大挑战。

 

首先,人工智能最大的挑战是文化和人才,并非技术。

 

人工智能是一个多学科领域,人才稀缺且昂贵。以运营商的薪酬待遇,恐怕难以吸引这些人才。

 

运营商要推动人工智能,涉及组织层面的文化变革,需重新设计流程,制定AI文化计划,推动员工向创造性劳动发展。

 

对于网络运维应用人工智能,实施成本并不会便宜,初期难以量化其带来的直接经济效益,如果没有这种自上而下的推动,人工智能在电信业几十年来形成的对传统人力依恋不舍的阻力下,恐怕难以走出实验室。

 

与数字化转型一样,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。

 

其次,是商业模式和生态。

 

人工智能不仅要应用于网络本身以降低成本,其更大的梦想是瞄准新市场,增加收入来源。但对于运营商,人工智能应用还处于构思阶段,成功的商业案例少之又少。

 

运营商应该以需求为导向,积极参与标准化和开源组织,展开广泛的生态合作,比如,早期可开放云端让垂直领域伙伴接入测试图像/语音识别等技术,以孵化应用,推动创新。

 

5G、人工智能和物联网,正在时代的路口交汇,注定会携手同行,开启一场通信变革。但时代要抛弃你,招呼总是要打一声的,可通信业准备好了吗?